🗝錘錘和俺锁了🔒

🏝官方认证海总的小甜心🏖
直接叫🐟就ok

『锤基』🖕我才不要和傻逼直男前任谈恋爱

④

此话一出楼上楼下都陷入了死一般的沉寂。太尴尬了,这尴尬程度堪比好心扶老奶奶过马路结果扶反了被老奶奶棍棒伺候了一顿。

“哈?哈哈,那我再给你拎上去吧,别客气。”索尔干笑了两声,然后拎着行李箱原路返回。

洛基的心里快要被你是智障吗?几个字刷屏了。

这个公寓本是同科室同系的学长巴基推荐给他的,价格不算贵,环境又好很适合单身的白领Omega或者学生住。

只是没想到洛基出门沒算命,真是流连不利,不仅工作面试遇到他就连搬到新租的房子里也能遇到他。

当洛基头疼的时候,索尔拎着行李箱上楼了,大概是怕他等急了,索尔没有等电梯,直接走楼梯上来的。他的身体素质和学生时代一样好的,像个牲口。负重连爬四楼气都不带喘的。

“帮你搬回来了”索尔将心力箱推到她面前。

“那还真是谢谢你啊。”洛基皮笑肉不笑的对Alpha说。

却不想金发大個这样毫不客气地的收下了他的道谢“不客气不客气!要是你实在过意不去可以请我吃个晚饭”

“蛤?我请你吃晚饭?你还要脸吗?”

“要不然我請你?”索尔笑得很爽朗的模样对黒发Omega说“反正结果都一样,咱们吃个晚饭吧。”

洛基是了解他的,索尔的脾气倔的像头牛不达目的誓不罢休。

洛基叹了口气做出让步”说吧,吃什么?”

”法餐?日料?你选吧!”索尔发挥出了有钱人的风范。

“我想吃烤冷面”洛基面无表情地说出自己的提议。

“别闹!”索尔皱着眉,对于他的提议有些头疼。

“就选烤冷面吧,你不爱的…”

“听你的!!!吃吃吃!”

十分钟后两个人坐在夜市的大排档里捧着烤冷面嗦得热火朝天。

“我发现你这个人找食吃还真是有一套”索尔放下筷子对洛基说“怎么能找到这么好吃的东西?”

洛基低头多着面,闻言掀起眼皮凉凉的看他一眼,咽下食物后,云淡风轻地说道“因为我聪明。”

不像你傻了吧唧的,这潜台词好像有点伤人,没法接话了。

“对了,你面试过了,人事专员让你签合同。”索尔擦了擦嘴,从包里翻出一个文件夹对Omega说道“明天去公司领一下员工卡吧。”

洛基眯着眼睛,脑子里转了好几个弯,怀疑的看着Alpha“你觉得我会去一个张口闭口都是潜规则的老板,手下工作?”

“没有!没有没有!!我相信你是个正经人,索尔连忙摆手,“我那不是跟你开玩笑吗?你还当真了。”

洛基眯着眼睛看他不说话。

“真的人事专员对你很满意,而且你又是执行长力推的新人!怎么有不签的道理和我半点关系都没有!”索尔将合同摊开递了支签字笔过去,然后说道“你别看我是老板,我平时打比赛很忙的,基本不会去公司你别多想啊!”

“先发个誓”

“我发誓,我索尔奥丁森肯定不会潜规则,我们公司里的员工否则我就——”

“停…”

“咋了?”索尔似乎看到了一丝光亮,那是洛基給他们之间的关系留下余地。

索尔好奇地看着洛基只见他拿出手机点开了录音功能,然后抬起头对他说“好了,现在清理重新说一遍。”

最终,听到索尔发了个惨绝人寰的毒誓后洛基才满意的保存了录音他接过索尔手里的签字笔在雇佣合同上签下了自己的名字。

他看着这份合同若有所思。

新媒体教育是洛基坚持了数年的梦想。

然而市场上大部分是娱乐型直播为主,就算有些成了型的教育直播,也都是由专门的教育机构收费的。

这种收费属性很大程度的制约了直播的自由性这并不是洛基期待的。

可以这样说纵观整个纽约也就只有英雄Tv这一家公司愿意免费给新媒体教育提供一个直播平台。

再加上他本科时同系的学長巴基在这里坐执行长与他志趣相投所以这里是他最好的选择。

心情复杂的签好合同后,洛基把文件夹递给索尔。

从他手里接过文件夹锁,悬着的心也算是落下来了。说到底這名Alpha还是是为了和他心愛的Omega吃晚饭,一时嘴欠说什么潜规则结果把人都吓跑了。

幸好英雄tv新开的教育板块是其他直播网站没有的,否则真还留不住人。

“你为什么脸色有点不好看?”索尔歪着头問他,似乎在试探“噢!我明白了!!洛基相信我,我知道的我沒放在心上!你不是狗噢!!!”

眼看洛基的脸色越来越臭,索尔拎着签好的合同去收银台结账结果翻开钱包看到里面放着的全是欧元。

下飞机之后忘记换钱包了。

洛基抱着外套现在索尔旁边,看着他僵硬的表情就知道他又犯了学生时代的错误。

洛基记得大学那年,索尔第一次说要请他吃饭的乌龙事件。金发Alpha没有带现金的习惯而是大学附近的高级餐厅有没有pos机结果就变成了他掏钱请他吃饭。

“又忘记带现金了?”

“沒……”

“我的钱包里都是欧元。”

洛基长叹一口气,虽然过程略有差错但结果都是如此,Omega翻出钱包准备结账结果被索尔拦下了。

“你干嘛啊?”

“说好的我请客,你掏钱干什么?”

“你没有美金。”

“但是我有手机啊”他晃晃手机,其身上有一个缺了口的苹果标志,最新款的iPhone这该死的有钱人。

洛基看他一脸幸灾乐祸的得瑟样,突然对发达的科技肃然起敬。

没想到科学技术真的可以弥补一个人的脑容量。

移动支付改变人生——才怪。

果然再高超的科技也拯救不了他,二维码还没扫完,金发Alpha又出了状况。

“我手机好像没电了。”

“……滾去门口站好,你這丢人玩意儿。”

『锤基』🖕我才不要和傻逼直男前任谈恋爱

③

留下这句话洛基便头也不回的直接走出了面试厅,他刚走到距离旋转玻璃门是剩下十几步的前台又有人在后面喊他的名字不用回头都知道是索尔在喊他。

洛基不想理他,从快步变成了小跑,想快点离开,却不料对方时常锻炼,腿又长,跑的快,明明距离不算近,却很快跑到他的面前,硬生生把他拦了下来。

“你想干什么?”洛基看着他语气疏离。

“我想请你吃个晚饭”金发Alpha神情正经、神色坦荡,好像搭讪这件事情不是他做的事。

“我为什么要答应你?”洛基皱了皱眉不明白他毫无逻辑的话是怎么说出口的。

“好歹是老同学四年没见了,我有话对你说。”索尔對他说“刚刚在面试厅里跟你开玩笑,你别往心里去,我这人什么脾气你也了解,有时候说话办事儿都没没轻没重。好不容易遇见你,太激动了……对不起。”

洛基确实了解索尔的脾气。学生时代,这名Alpha带着他翻墙也没提前招呼他一声。他恐高,就被他直接抱到了栏杆上直接吓哭了。事后他给他道歉,金发大个子抱着身高差不多的Omega一個劲儿的哄。

而且那个时候她还有男友滤镜,事后想想还会觉得有刺激的浪漫感。

原来的山盟海誓到了,现在都已经难以回忆。他们也已经分手很多年了,男友滤镜早就被砸碎了,扔进不可回收垃圾桶。而他曾经山盟海誓的愛人仿佛还是和原來一样頂着個缺根筋的脑子,沒有任何长进。

“有话就说,吃什么饭?”洛基抱着简历,對Alpha的軟話毫不领情,“就在这里站在说吧。”

“这里不太合适吧?”索尔摸摸鼻子,试探着說“我有很多話想對你說。”

“噢那好,我給你十个字的机会。”洛基一边抬起手腕看着上面的手表,一边對身型大出自己一半的金毛狮王說“多了恕不奉陪,最好能早些超过。拜拜了您咧……!”

“唉——你這人怎麼……”

“八个字。”

“我知道错了,刚刚不应该逗你玩——”

“六个字。”

“洛基!!!别闹了!”

”四个字。”

“我喜欢你。”

“??????”

如果说洛基的心中没有一丝触动,那绝对是骗人的。可再多触动也无法让现在的他失去理智,对于这份突如其来的告白,他拒绝的斩钉截铁、毫不犹豫,既然他知道了是索尔是这家公司的大老板,他就没有留在这里工作的理由了。

无论因为是什么,他都不想再见到他可是上帝似乎给他开了一个巨大的玩笑。

几个小时后洛基再一次见到了索尔。要命的是,地点就在他新租的公寓门口,略显销瘦的Omega拎着两个又大又重的行李箱,气喘吁吁地走到门口。

刚打开防盗门,连拖鞋都没力气换。直接倚在门板上一边平复着呼吸一边休息,这时隔壁的门居然被人从里面推开了。

从隔壁出来的,应该是年纪不大的男性Alpha,黑色的长裤包裹着修长健硕的双腿。骨骼分明的右手转着迈巴赫的车钥匙,手腕上是一块价格不菲的白达菲力在往上看洛基就看到了一张熟悉的面孔。

“哎呦,又见面了。”索尔推上门,修长的十指晃着钥匙圈笑着对他说“怎么要和我吃晚饭吗?”

对于告白被拒绝这件事,索尔似乎脸皮很厚,完全没有放在心上,一切很自然地跟他打招呼。

“吃个屁!”洛基靠着防盗门侧在行李箱上一边翻着白眼一边吹着自己鬓边的飘起的漆黑卷发,继而负气的小声嘟囔“真想马上搬家,再也不要看到這傻不愣登的……”

“你要搬家啊”Alpha选择性的过滤掉了后面的那句话然后对他说“早说嘛,我帮你!”

金发高個儿蹲下来,洛基要低下头看他。而这种视角是学生时代都不曾多看到過的,索尔撇撇嘴伸出胳膊把黑发Omega直接从行李箱上抱了起來。

六月的纽约已经很热了,洛基穿的衣服比较单薄,他的后脊能够感受对方手掌上的温度,像带着一丝细密的电流直抵他的心脏深处。

酥酥麻麻的,像遗忘在青涩时代里的怦然心动。

还没等着洛基回过神来,铺天盖地的骂他时,就被索尔稳稳当当的放在门口的不锈钢鞋架上。

紧接着索尔就兴致勃勃的拎起他的行李箱一手一个,步子很快,动作灵巧,似乎对这些重量毫不在意。

从背后望去,简直是少女漫画里的情节。洛基从鞋架上下来,心情复杂地看了看敞开的房门又看了看索尔渐渐走远的身影。

此刻他不知道是该哭还是该笑,他慢腾腾的换了拖鞋,然后进了屋跑到阳台上打开窗子,将头探了出去。

不一会儿索尔就拎着两个行李箱到了楼下,他抬起头大概也看到了,在四楼的洛基。

于是她将行李箱放在身边,朝他喊到“我帮你搬家,你就不能陪我吃饭吗?做人要讲良心的好不好?!”

听到他这样说,黑发Omega的眉头的打上了黑色的疙瘩,心理盘横着的那股愤懑倾刻间破土而出。

“我好不容易拎到四楼的行李,你为什么又给我拎下去了?!奥丁森大爷我還真是謝謝您咧!謝謝您全家!!!!”

『锤基』🖕我才不要和傻逼直男前任谈恋爱

②

*『』里說個人寫文档吐槽)和内容无关)微微點名表扬了川渝人民👀

况且这个在学生时代常年占据着年级倒数第二的二世祖,怎么就成了他的老板了?

或许他都没机会称他老板,洛基会直接被保安请出去,简历也会被索尔当成废纸扔进碎纸机里。

這公平嗎?这是什么世道?

洛基稍稍低着头,不敢去看这位商业精英大老板,只是按部就班的把打印出来的简历一一递给面试官,然后回到应聘者的位置上坐好,等待着面试官的提问。

面试提问结束后,洛基从椅子上站起来,鞠躬,转身准备离开。

不料整个面试过程中一言不发的Alpha,出其不意的喊住了他。

“劳菲森先生是吧?”身后传来了一个这样的声音“我这里还有一个问题,你回答下?”

果然前任相见分外眼红的戏码他还是没能躲过去。

背对着索尔,洛基的心脏砰砰直跳,他调整了一下自己的面部表情然后挂上了温和的微笑,转过身对着他说“您请问。”

洛基对着灯发誓,如果不是这个人模狗样的东西,坐在众多面试官的中间,俨然一副大老板的样子,他早就把自己并不算大的鞋码甩到他脸上了。

听到他这样說索尔从座位上站起来了,迈开长腿,三倆步就走到洛基面前,垂下那双清澈的眼眸,眯着眼看他。

四年不见,他的个子和自己又拉开了點差距。

洛基劳菲森很倔强的模样,毫不客气的盯着自己原本放在心窝窝里的Alpha,他想听听这家伙究竟能说成怎么样的混账話來。

“你知道吗?你今天來应聘这家网络直播公司的老板可是我。”索尔语气出乎意料的平淡,眉宇间凝滞着一丝故作的忧郁,看着就特别欠揍。

“现在知道了”洛基回应道。

他的脑壳嗡嗡作响,早知如此,他刚刚就应该给这人陪个脸,甜甜软软叫声大哥,卖个乖。

他早该想到这个连大学都没读完的家伙,怎么可能进英雄Tv这种级别的公司面试环节,除非……他自己就是老板。

索尔的家庭背景,劳菲森先生早就知道来。只能说自己寒窗苦读十年载,不如别人贾宝玉生下来含着块金汤匙。

“那么作为老板,我有件事想提前告诉你一下,让你好有个心理准备。”索尔扬扬下巴,唇畔浮现出丝恶作剧般的弧度,继而说到“我们这儿可不是什么正经公司,你接受潜规则吗?宝贝”

“……”

“晚餐考虑下呗?”他又提起来刚刚在洗手间的那个話題。

洛基掀起眼皮,凉凉的瞥了他一眼。

眼前的男人虽然看起来成熟稳重嘚不行,但是这些都是浮云,性格还是沒些优质型男Alpha的表现,即使他的身量总是和自己胃口的让人着迷到痴狂。他还未彻底融入社会的圆滑和事故只是稍稍褪去了些青涩稚嫩,洛基劳菲森敢打包票,自己的前男友看见飙车和攀岩还是像个奶味的小屁孩儿,叽叽喳喳的眼里放光。

洛基吵他微微一笑,倾城嘚很柔声說“好噢。”那模样看起来和刚刚的禁欲冰块没有一丁点关系了,明明是个娇媚嘚能甜出水的Omega。

就当人事部長史蒂夫暗叹“这是什么歪风邪气”的时候,洛基突然变了脸。『不愧是四川Omega川剧变脸吐火样样精通』柔柔弱弱的笑意瞬间消失取而代之的是棺材板一样僵硬的表情。他伸出手,从索尔手中抢回来简历,然后冷下声音对這個金发大个子說“我接受的話,我是狗。”

留下这句话洛基劳菲森先生直接头也不回的出了面试厅。

『锤基』🖕我才不要和傻逼直男前任谈恋爱

①

最近The Heart of Dragon(1)龙之心玩家论坛的八卦区里光速飘红了一个帖子。

一看标题就不是一个正经的帖子,818世界冠军,队里那个貌美如花又财大气粗的傻子。

帖子开出来还不到24小时楼层,已经翻了十几页,每次刷新论坛,页面都被人工制,顶到最显眼的地方。

洛基戳进帖子就看到主楼里的配图和文字内容简单,毫无悬念标题,一针见血。

帖子分别罗列了标题里的主角曾经在微博里不经意晒出的奢侈品,以及他曾经被粉丝拍到的豪车,迈巴赫、兰博基尼、法拉利的名品一应俱全,堪称豪车展览图鉴。

此为财大气粗。

去年英雄复仇战队夺得龙之心的世界冠军,所以越来越多的关注落在了这个建队,不满两年的队伍上。

无所不能的记者们顺藤摸瓜的挖出了战队投资人的身份就是队伍中的打野选手。

明明是战队投资人却将队长之位拱手让与他人,明明在赛场上能够神出鬼没的草串三路。却在采访赛后中被队友吐槽缺智商全用在了游戏上。

此为傻。

但是能够引爆这个帖子的关键,还是最后一张图片,准确的说是一张照片。

照片里的人穿着黑色衬衫,领口被熨烫得平整而服帖。袖口向上卷了俩圈,露出弧度健硕凸起的腕骨,微显小麦色的手腕搭在黑色键盘上,显得格外好看。

浓郁的耀眼金发,湛蓝深邃的眼眸中透出一股精锐,高挺的鼻梁下是那的双唇总是微微张开,他笑起来很灿烂似千阳般。各种厚厚的屏幕都是A气爆棚的好不好?

此为貌美如花。

洛基坐在等候室,百般无聊的翻着手机里的帖子,将主页拉到了最后,才看到那张照片。他不准痕迹地皱了皱眉,然后揣好手机,将面试需要用到的东西放在椅子上,跟面试的助理打了个招呼,准备先去上个厕所。

因为是第一次面试找工作。他有些紧张,所以刚刚喝了很多水解决完了内急问题洛基劳菲森走到公用水池前洗手。他专心致志的搓着手上的泡沫,不多时便听到身后传来了推开门的声音。

洛基下意识的抬起头,从洗手间前的镜子里看到了一张熟悉而陌生的面孔。

陌生是因为他已经有四年没见过这张脸了,熟悉是因为他刚刚在手机里看到了这张脸。

这个貌美如花的傻子,索尔,他的前男友。

洛基穿着亮红色的漆皮外套,袖口堆在手肘处。右手手腕上戴着一款平庸价格不超过五十的杂牌手表,可是这黑色表带衬得他肤色很白。

索尔注意到镜子里的昔日情人后,先是一愣,平均里懒散惯的湛蓝眼睛里浮现了一抹亮色。用个形象点的比喻就像一只饿久了的阿拉斯加盯上了一碗刚刚出锅的红烧排骨。

索尔走到洛基身边的洗手台前这模样的洗手实际上目光却止不住的往他身上瞟。

“看够了吗?”洛基盯着镜子里的人一边抽出一次性纸擦着手上的水渍,一边问他。

“压根儿没看够!”某人十分耿直的说出了实话。

“……”

“你怎么在这里?”索尔问他。

“面试,你呢?”洛基反问道。

他不是那种分手之后老死不相来往的人设,和前男友在一个公司里成为同事,他也是可以接受的。

生活很残忍不给成年人一个任性的机会。

“我吗?”索想了想然后对他说“参加面试吧,还有……”

“你也是來面试的?”

“是啊。”

洛基侧眸看着他,果然和他预料的一样。如果这一次他面试成功或许真的要和前男友成为同事了,他淡淡的看了他一眼,没再说话,转身准备离开,不要这样像块牛皮糖似的,只是两三步就粘过来了。

“ohm,bro...”

“洛基 或者劳菲森先生。”洛基劳菲森纠正他的称谓。

“洛基……”

“嗯。”

“你今晚有时间吗?我想请你吃饭。”

思念未见他的搭讪技巧,竟然和中学一样惨不忍睹,白瞎了那张为了搭讪Omega而生的漂亮脸蛋。

洛基皱了皱眉凉凉的兴起眼皮看了他一眼继而说到“没时间没胃口,没心情、再见。傻狗,你要知道我们已经分手了。別再傻兮兮的咧嘴对我呵呵笑了,试试那些年轻些的Omega,點儿很正点那种。”

二十分钟后他听到面试助理念叨她的号码它将手机关机放进包里,捧着自己简历进了面试厅,只是他从未想过会在这种场合再一次见到自己的傻逼前男友。

洛基正在应聘者的位置手里抱着自己的简历,怀揣着战战兢兢的心情,那个Alpha坐在面试官最中间的位置上神色平淡而闲适。

那双他爱了很久的、甚至学生时代把它看作是美妙天空的蓝眼睛半阖,带了丝懒散的意味,但在他落座之后,睫毛微动,眼里突然道出了一种亮光。

随后他的目光就连在了洛基的身上一直盯着他看,这道目光让她有些心虚,他能接受和前男友成为同事,但是……

他怎么能接受前男友成为頂头上司?

呜呜呜…?索尔大哥耳朵不好對吧???您是我大哥我刚刚什麼也没有說!!!

這件悲喜交加的喜剧開头教会了我们,做人別太...…別每天吊炸天的样歪歪唧唧叫前男友傻.逼。

《锤基脑洞》我才不要和傻逼前任直男谈恋爱。

ABO私設

简介:年少的竹马青春的情人工作的上下级秉持着良好社会修养的洛基这位三生三世的老冤家三个字“操你妈”。

处处没他优秀的却又处处压他一头的索尔到底是人性的扭曲,还是道德的沦丧。

看他直播三天的Alpha因为他脱口而出的送爱人却要送黄金的理论,等取商店买了东北撸串的大金链。深夜私闯民宅不为别的,只为消灭它购物车里的存货,洛基劳菲森对这个连长的像男版缪,斯长期泡在健身房肌肉大块,明明显显八块腹肌,金发碧眼大胸并且还家财万贯人傻钱多屌又粗又长的前男友温言细语的呼唤他们之间专属的别称。

“傻狗。”

“汪。”

直男人傻钱多切开黒Alpha X哲学系暴躁文明人Omega

青春年少,不言情,所以你才不知道我有多爱你。

『锤基』🗝追光者

⑦

  老寡妇桂嫂的小酒馆,永远都不缺少买醉的人。这不,Loki正独自在二楼静僻的小角落,一杯杯灌着刚从Cognac 运来的新鲜Brandies。

  “不要喝了,Loki,这是第七杯了。”Thor在一旁坐了很久,终于还是忍不住将刚被举起的酒杯夺了下来,酒杯一滑,直接打碎在了地上。

  “你看你!”Loki听到酒杯撞击地面的声音,突然发疯似得把桌上所有的瓶子都推倒在地上:“碎了,都碎了,你让我怎么喝?!你赔我,赔我啊!”

  “好好好,我赔你,明天赔你。不要再喝了,Loki,我们明天再来。”Thor试探地抓住Loki的手,想要把他拉离满地的碎片,却反被突如其来的力道打了个正着。

  “滚,你凭什么管我,你有什么资格管我?”Loki吼道。

  “凭我是你的亲人,够么?”

  “哈哈。”Loki笑道,泪水却不经意模糊了眼眶:“这是我听过最好笑的笑话了,哈哈,Thor那个大傻蛋说他他妈是我亲人……”

  “Loki你醉了,我送你回家。”Thor用力抱住Loki,把他拖到了楼梯口。

  “你他妈说你是我亲人?这么些年,我以为你多多少少会知道,我以为那些在军营的日日夜夜,就算是朽木也开花了吧。可原来,终究都是我以为……”Loki嘶声力竭的喊着,他从未如此失态,如此疯狂的诉说着那些藏在阴暗角落里的心声:“Thor我告诉你,我从来没有把你当成亲人,也从来没把你当成我的朋友,我……”

  突然,世界开始旋转,所有景物飞快的往上移动。然后一声巨响,伴随着Thor急切地大喊,在黑暗中坠落。

  “啊……”桂嫂惊慌失措的出门叫人:“救命啊,快来人呐!殿下摔下来了!!”

  皇宫内。御医们照旧重复着每天的检查,拆下额头上的旧纱布,换上新药。

  床上躺着的人面色苍白,从未有过的脆弱,长睫毛覆盖着眼睛,不愿睁开眼。

  “还有几天?”他仍闭着眼睛,但显然是在问一旁那个金亮的年轻女子。

  “还有五天,殿下。”Catherine温柔地为Loki掖了掖被单。经过一段时间的高强度练习,她的英语已经可以正常交流了。

  “还有五天……”Loki喃喃地说:“时间真快,仿佛昨天我还是那个什么都不懂,只爱在宫里折腾那些倒霉侍卫的小王子。”

  “是啊,殿下。我也常怀念幼时在农庄采果子的日子。”Catherine看着Loki,带着深深而安静的爱意:“可我也感谢时间,让我终究长成了一个少女,并将嫁给我爱的男子。”

  Loki睁开了眼,用漂亮的那抹绿色看着Catherine:“爱?你能确定你对我是爱吗?”

  “当然,我亲爱的殿下。我很确定。”Catherine微笑着:“我看着你,就仿佛看到了全世界。我常常沉醉在你的眼眸里,追随着你的身影。我愿意放弃全世界,换取你注视我的一秒。”

  “谢谢你。”Loki不敢再去看那个漂亮的女子。他知道她给的爱,他一辈子都还不起。

  曾经,他的心里也住着这么个人,他也喜欢这么看着他,因为在那双湛蓝的倒影下是一个傻傻的少年,那个少年总爱到处惹是生非,然后傻笑着看这个人替自己收拾残局。后来他们去了一个很远的地方,他以为自己差点死在海上,或是战场上。可他没有,因为这个人给了他活下去的勇气。后来的后来,他们什么也没发生,他常常想如果那一夜,他把自己交给这个人,会不会一切都变得不一样了。可又有什么不一样呢?他终是要成为英格兰的王,他要对他的子民负责。

  “殿下?殿下?”Catherine和刚进来的一个士兵交谈了一会儿,便立刻把好消息告诉了Loki:“那边传来了消息,您的那位好朋友昨夜已经成功逃离了监狱,我的修女会把他安全送到法兰西的领土,这样他就不用受到英格兰法律的制裁了。”

  Loki轻轻地点了点头。离开吧,离开也好,永远不要回来,至少不再伤害。

  五天后,在英格兰和法兰西子民们的一片欢呼中,英格兰亲王Loki与法兰西公主Catherine举行了盛大的世纪婚礼。那天的Catherine是最美丽的新娘,她搂着她的丈夫,举止温婉。晚上,在几千名士兵的见证下,英格兰国王亨利四世与法兰西国王查理六世签署了一份长达百年的休战协议。

  出乎意料的是,Loki并没有在婚礼上喝醉,他甚至一直保持着清醒。他看到Catherine幸福的笑容,看到亨利四世满意地冲自己点头,看到查理六世,他的岳父大人,信任的目光。他唯独,看不清自己的脸。

『柱斑』🦈本末倒置

<一>斑视角

*人鱼海神柱x暴躁船长斑

北欧的海风通常伴随着冬将军的嘶吼。粗犷的雨点总是有些力道的击打在脸颊上,凉丝丝的,似乎还夹杂着微凉的雪。

对面那批船队看起来摧枯拉朽,我是从未想过的,那称不上舰队的木板堆里居然藏匿着这样的宝贝。

真该感谢我那与生俱来的征服欲——我在这片黄头发蓝眼睛的野蛮人手中的海域捞了条人鱼。

在海盗横行的维京时代,这是传说中、神话里、在早已泛黄的书扉里出现过的生物。

听闻他们的泪腺有着魔力,晶莹泪珠溢出眼眶的那一刹那,将会变为价值连城的珍珠。

传说他们的声喉是被上帝所亲吻过的,这迷人的嗓音总能使初次启航的愣头青水手在苍茫的海上迷失再也寻不到方向。

更有甚者说,他们的容颜是缪斯女神亲手雕刻的,一分一毫都是经过精雕细琢的。智慧女神雅典娜赠予他们人多心智,而丘比特送给他们赤子之心……

而我在面对这条人鱼确实连连摇头,喏喏连声的。

该怎么说呢,在我的印象中这种妖媚而神奇的生物都应该是雌性吧。而大自然板块打碎了我这一不成文的观点。

他叫千手柱间,是一条人鱼。

『锤基』🕊鸽子精也要谈恋爱

*甜甜校园纯爱相爱互狗存在感超低的ABO設定

*暴躁基妹第一视角



💓鸽子精也要谈恋爱①💓


有些时候我会随意画画,任线条如藤蔓般盘根错节,绕成动人的形状,当我这样讲时,托尔盯些线条许久才憋出一个哦字,我懒得理他毕竟他这个人实在迟钝,证据多到数不胜数,我和他相识十一年,相熟七年,他却仍旧能在为了与范达尔見面而放我鸽子后问我为什么生气?这段日子你到底在不开心什么?


我哪有不开心,我哪敢?

反正人的本质就是鸽子,而自从与索尔相识以来,我们俩就致力于将人放鸽子这一列根本性发扬光大,直至今日,我已经累计放了他鸽子205次,而他放我216次,这是一场从未约定过的荒唐比赛,我们见缝插针的约着每一个假期和对方干些什么日子,却不赴约只是猫在角落里暗中观察对方气急败坏自己心情舒畅,欲罢不能。


他是被我约过最多的Alpha而我是他约过次数最多的Omega这不能说明什么,毕竟我们从未赴過约。


算起来这场角逐始于小学五年级。


那时我们俩同班被分到同一课后活动小组负责放飞希望白鸽计划,活动名字风雅实际上是去花鸟鱼市场为学校买下次运动会时要放飞的鸽子我这个人不怕虫子不怕蟒蛇。


独独害怕禽类煽动翅膀的那一刻,它们不动还好只要翅膀一动我就想跑,这全因为小时候家里过年宰鹅那。那扑腾着翅膀追出我两条街的大公鹅到现在都是我噩梦中常有的身影,老师公布白鸽计划有我两负责时索爱就坐在我背后排。用我瞬间僵硬的脊背挡老师。


悄悄往嘴里塞零食,嘎嘣嘎嘣嘎吱嘎吱嘎吱。


真想不通為什么巧克力也能被他嚼出探戈舞曲的节奏。

我也想不通,为什么有那么多小姑娘喜欢投喂他,虽然他笑起来起来很甜,可个头还没她們高,可什么有什么可偷看一节课的?!


“明天去北斋集市啊!”他只有伸直了腿才能踹到我的椅子“那边有好多鸽子的。”


“我不去你自己去你自己去”我不耐烦的将椅子往前移。


“可是我们两个是一组,能也不能畏罪潜逃”他越发得寸进尺开始向我露在校服领子外的连帽衬衫的帽子里塞废纸“还是說洛基?對了你的洛基是北欧神话里的那个?你是小鸡却怕小鸟,哈哈哈。”


“誰怕了?”我瞬间忘了纠正他“畏罪潜逃”的错误用法。


“是你一个人不敢去买东西吧”,他翘着腿哼着歌歌词是,是刚刚改编的“小鸡不敢买鸽鸽,吓得直咕咕咕,吓到直叫我哥哥!”


我涨红了脸,没声不吭的狂草了一张约战书,左上角画了一双骷髅,右下角落了个拇指印。放学时将约战书拍在索尔桌上然后扬长而去。


回家时吼我妈叉着腰瞪着我,你那衣服怎么弄的?


我才发现自己忘了将索尔的纸团取出,牛乳色的帽衬衫因此毁了——这团里都过了一个大巧克力球,一路上早就被我捂化了。


能想出这种恶作剧,他要么非常非常讨厌我要么非常非常任性,我单方面的认为他是后者,那么他绝对该为他的任性付出代价而我已经有了绝佳计划。


这就是我第一次放他鸽子的缘由次日上学,他一整天都很安静。没有帮我看车老师没有不停的踹桌子,连帽衫Joe也没有塞。演草纸和草莓味的橡皮屑。那天直到放学,他都没跟我说过一句话,他不来惹我,我乐得如此,我把椅子罗的超级靠后,因为错的太远,都快够不到我的桌子了。


他莫不做声的像桌子向后移,直到他自己的空间,挤得窄窄的,就算这样,他也不反击我自觉无趣又慢慢的,将椅子,慢慢的挪回来,如此,他的桌子和我的椅子之间像生了一条马里亚纳河沟一到下课,河沟喊他踢球的Alpha和叽叽喳喳的小女生填平了。


他笑的比平时还要大声。一副我特别好,超级受欢迎的架势,简直吵死了,我恨恨的捂上耳朵。


运动会要两周后才开,他买回的鸽子就被养在顶楼被拜托帮忙养鸽子的看门大爷只爱偷偷小酌从来不管鸽子的死活。


一次,我实在按捺不住好奇心从消防通道小门一侧的梯子爬上去只见笼子里鸽子们都饿扁了病怏怏的挤在一起。


脑洞『咕咕咕鸽子精也要谈恋爱』

对吧起我占位了!

這是我一個锤基脑洞!

大概是同学设定的锤基加abo

互相喜欢又互相放鸽子🕊

洛基是索尔约会過最多次的Omega而索尔是洛基约会過最多次的Alpha但是从来没有见面

俩个人就进入了死循环却小心翼翼的守护着对方

穿着玩偶套装的锤教基滑冰給他最好看的气球🎈什么的)!

青春活力少年互狗真的好棒!

*只是脑洞!希望有太太寫。

不寫我就寫了!👏👏👏